您所在的位置:长沙工业园区网 > 政策导航 >

6%背后的“稳”“进”“难”

2016-07-26 | 来源:人民日报 | 作者:记者 王政 | 编辑:方芳

  原标题:上半年,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6%

  6%背后的“稳”“进”“难”(读数·发现经济运行的轨迹) 

337302

  制图:蔡华伟

 

  “上半年,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%,其中一季度增长5.8%,二季度增长6.1%。41个工业大类行业中,有19个行业增加值增速快于一季度……”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冯飞在25日举行的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会上说,今年上半年工业运行可用三个词概括——缓中趋稳、稳中有进、进中有难。

  上半年工业运行怎么看

  “所谓缓中趋稳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。”冯飞说,一是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较稳,上半年6%的增长,与年初提出的预期增长目标基本吻合;制造业对工业稳增长的支撑作用增强,上半年制造业增加值增速6.9%,比一季度加快0.4个百分点。

  二是工业企业效益明显改善。1—5月,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2.9%,比一季度回升0.5个百分点;实现利润同比增长6.4%,改变了去年持续负增长状态,其中,制造业利润总额增长12.5%。在41个工业大类行业中,33个行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或持平。亏损企业亏损面16.6%,为5年以来同期的最低水平。

  三是积极的迹象明显增多。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(PPI)降幅持续收窄,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(PMI)连续4个月在荣枯线以上。

  “稳中有进表现在三个方面。”冯飞说,一是高技术制造业增速加快。上半年,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速比工业整体增速高4.2个百分点,高技术制造业的占比达到12.1%。二是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步伐加快,其中,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增长7.8%,增速同比提高2.1个百分点;轻工、纺织行业前5个月实现利润分别增长11.2%和5.8%。三是去产能、补短板取得积极进展,工业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策效应初步显现。初步统计,上半年钢铁去产能达到1300多万吨,是今年目标任务的30%左右,粗钢产量同比下降1.1%,前5个月钢铁行业实现扭亏为盈;前5个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同比下降0.22元,处于近3年同期最低点;工业企业技术改造投资则增长了14.5%。

  冯飞说,进中有难的“难”也体现在三个方面:一是有效需求总体偏弱。出口持续低迷,上半年工业领域的投资增速只有4.2%,民间投资增速只有2.8%。二是新旧动能转换还要一个过程。三是一些资源型省份和重化工业占比较高、产业结构比较单一的地区,以及采矿业、冶金行业下行压力比较大,面临的困难也比较多。“下半年工业经济还有很多不确定性,所以还要加大政策力度,保持住工业趋稳的好态势。”冯飞说。

  行业分化趋势加剧怎么看

  数据显示,前5个月,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利润增幅6.4%,其中制造业利润增幅12.5%,高技术制造业利润增幅17.1%。但是,煤炭、石油石化等行业利润分别下降70%多和50%多;钢铁行业效益虽有改善,但是整个行业利润率只有1.61%;水泥和平板玻璃这两个行业的企业亏损面分别在40%多和30%多。那么,如何正确地理解和认识行业分化趋势呢?

  “关于行业分化有四个方面的数据可供分析。”工信部运行监测协调局副局长黄利斌介绍说,首先,从工业的三大门类看,上半年制造业增速6.9%,快于工业整体增速0.9个百分点,采矿业仅增长0.1%,电力、热力、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增长2.6%。这意味着产业结构在分化中进一步优化,过度消耗能源资源的状况在改变。

  再从制造业内部来看,新旧动能转换也在分化中加速推进。上半年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速为10.2%,比制造业增速高出3.3个百分点,医药、电子行业的增加值分别增长10.3%和9.2%。传统轻工、纺织行业的增加值增速稳定在6.5%。而几个产能严重过剩的行业都是负增长,其中,粗钢、电解铝产量和造船完工量同比分别下降1.1%、1.9%和7.4%。水泥产量增速3.2%,平板玻璃只有1%。

  从行业内部看,符合升级方向的行业、品牌引领和技术改造效果初显的行业表现出良好运行态势。这也说明传统产业在分化中加快了转型升级步伐。比如,纺织业增加值增速7.3%,其中产业用纺织品行业的增速达到10.9%;基本型乘用车的产量上半年同比减少34万辆,但是SUV(运动型多用途乘用车)增加了109万辆,成为汽车增长的主要力量。再看有色行业,上游的冶炼行业增速只有8.3%,但是压延加工业的增加值增速达到了13%。此外,与衣食住行比较紧密的食品、文教办公用品、日用化工品的增速都在7%以上。

  最后,从效益情况看,行业分化也加重了部分行业的困难,这给结构调整提出了一定的挑战。

  “应该说,分化是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使然,也是市场引导在起作用。”黄利斌说,出现分化不用太担忧,关键是如何引领分化趋势,推动工业稳增长、调结构、增效益。总体来说,一方面要加快培育新动能,另一方面要加大力度修补传统产能,也就是坚定不移地去产能,多措并举降成本、突出重点补短板,同时不断地为企业发展营造好的环境。

(稿源人民日报)
(作者:记者 王政)
(编辑:0)